番茄柠檬鱼




这是一个fabien incardona /charlie boisseau 的rps同人,写这个是因为昨天晚上看到了一条宣传这个邪教的微博,看完的我:啊啊啊啊啊!!!我蠢蠢欲动!!!发辫这妥妥的男友视角!!!这张图也来源于那条微博,觉得很好看就擅自拿来用了。
背景是亚瑟王时期,呃并不是奇幻au的意思,就是现实向的,除了全员ooc之外都比较现实。
非常智障,非常傻白甜,看完智商会下降。
也可以叫《发辫排练时的迷思》








鸢尾草和黄金海岸


charlie boisseau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接吻狂魔。

真的,fabien和他正式交往一星期后就发现了,令人沮丧的是,没人看起来会相信他。当他顶着肿了半边的嘴推开排练厅的门时,cami的眉毛快飞到头发里去了,她摆出一副“天哪真是难以置信”的表情,就好像这是第一天知道,fabien incardon,一个正常成年男性,有性生活似的。

他没好气地找到自己的椅子坐下,拿出乐谱希望藏进它后面,zaho居然也不放过他。
“和我们的骑士一夜缠绵,哈?”

他希望charlie 这个混蛋赶快出现,他现在是两个充满好奇心的雌性生物的唯一的围攻对象,这不公平。

charlie推门进来了,他热情洋溢地和在场每个人打招呼,笑得像天杀的faceapp那样标准,以至于他们都选择性忽视他微微红肿的上唇。fabien感到公正的天平倾斜成了一个更加危险的角度。

“嗨,fabien.”他的男孩儿走到他身边坐下,规规矩矩地从他的斜挎包里拿出乐谱看起来。fabien用挑剔的眼光扫视他的恋人,没错,charlie的邻家男孩风牛仔衬衫,他光洁的手臂和卷起的裤脚都让外界相信他是一个纯情处男,也许没这么夸张,毕竟他又这么漂亮。而他自己,fabien发誓,虽然他酷爱v领和纹身,但他是个好人,对待情事大多数时候彬彬有礼,好吧,有些时候。

但所有人都愿意相信,白衣飘飘的兰斯洛特和看起来非常死亡摇滚的米勒冈之间,占便宜的一定是后者,这是多么刻板的印象,实际上charlie跟他上床时毛躁得跟个狗熊似的。

charlie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看。
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他一如既往十分柔和地问。对面的flo发出怀春的少女般嗤嗤的笑声。
“没啥。”

charlie突然靠近的脸让fabien想起黄金海岸,蓝天、海水、闪闪发亮的沙滩、他闪闪发亮的金色脑袋。然后他想,去他的,他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,一完事他就带charlie去那度假。他要和他在鲜艳的阳伞下接吻,趁他睡着用沙子把他埋起来然后挠他脚底,而不是像上一个他们还未相互袒露心意的无聊假期,charlie邀请他去自己的家,他们甚至还装模作样地练了一会儿charlie一直唱不上去的高音唱段,然后坐在地板上开始玩电视游戏,无聊至极的宅男生活。

相比之下,其他人一致认为fabien是占便宜的那个,这件事就显得无足轻重。事实上他还挺享受当下面的那个,一般来说。他们懂个屁。

fin

冷到不知道打什么tag


看到一段特别契合hilson的小诗

你从冰封的路上来
雪天的炭
而我是尘封的酒

你温我、热我、煮我
以你的火点燃我的火
我不忍见你焚烧成灰
你不忍见我横流一醉

唉...厚颜无耻占tag

七夕真是一个好节日啊
首页所有的太太都不约而同地发糖发糖发糖
哈哈哈哈真好嗝

法亚刷完打卡
瞎逼逼几句
卧槽歌都太好听了!!!牛逼!!!
港真虽然剧情不完整但是感情发展感觉很细腻啊!
正派迷失自我反派追寻光明
我居然站了兰桂绿帽组,可能因为这个兰斯洛特帅吧,一身白非常端庄了,走起路来小裙摆摆啊摆,我要是滚娘我也选择绿亚瑟。
表白梅林的袍子。
最后卖一份七夕安利,亚瑟王绿帽记不来一发么朋油,多么应景,b站搜法语亚瑟王音乐剧熟肉就有。

一梦阑珊 01-04

算是一个合集(其实是第四章太短小不好意思单独发

做了几处修改,加了很多的空行


01

和平时呼唤她

像呼唤一棵树

像呼唤缠绕阳光和树的潺潺小溪

战争时呼唤她

好似惊雷乍起

兀兀然

铮铮然

金山孕育鼓鼛


——赵恺《梅兰芳》


“走,阿诚哥请你看戏!”明诚伸手去揉明台无精打采耷拉着的头,拉着他就往门外走,明镜坐在沙发上不放心地朝他喊:“明台啊,记着我的话!早点回来!”

“知道啦大姐!”他气鼓鼓地喊回去,头也没回出了门。


这年的上海滩仍是一副祥和景象,舞厅和剧院灯火通明,富家少爷挽着女伴的手成双结对出入其间,十里洋场,歌舞升平。明台看见...

一梦阑珊03

越跑越偏了,这章又名《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》
其实这文的副西皮是郭骑云/于曼丽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台下的棚子里郭骑云正忙着打算盘算账,于曼丽却悠闲自在,踮着脚尖透过一条缝向外张望,一下就看到了明台那张如痴如醉的脸。

“哎,快来看!”她急急地朝郭骑云摆手,把帘子掀开指给他看。

“那个明台又来了!”

郭骑云慢悠悠地挪到她身旁,也伸长了脖子看。

“干嘛大惊小怪的,我还以为是谁呢,他来碍着你了?他给钱很大方的,来了好。”他说着又往账本那里走。

“你怎么就知道钱啊,真傻。”于曼丽翻了个白眼,只是她眼睛天生黑多白少,一个白眼郭骑云竟看出几分娇俏来,帐也...

一梦阑珊02

感觉半路跑偏到明台/奕君儿了 我争取往回跑跑
“...他透过一层层摇晃的金边儿张望过去,第一次看见了王天风。”
个人特别喜欢这句,自我陶醉好半天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他们第二次见面正是在张家胡同,明台早早让人打听好了消息,准备提前出门占个好位子,刚要出门却被阿香给拦下了。她撑着门框,抱着双臂打量他。

“你去哪呢?马上吃晚饭了,不许走。”

“去去去别闹,我出去有事呢,晚饭不回来吃了。”明台摆手糊弄她,趁她不注意钻了出去。明诚约好了来接他,车刚刚停稳他就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进去。

“走吧阿诚哥!”

明诚被他后视镜里兴奋的表情吓了一跳,便打趣问他:“看个戏你这么激动干...

一梦阑珊 01

被这里的老师刺激到了然后开始构思av8900371

本来想写完再发,但目前看来这文会很长

所有关于戏曲的知识都是我胡扯的

台风毒性忒大,恨没有早点入坑(这已经不是早不早的问题了,我特么整整晚两年

可能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废话结束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和平时呼唤她

像呼唤一棵树

像呼唤缠绕阳光和树的潺潺小溪

战争时呼唤她

好似惊雷乍起

兀兀然

铮铮然

金山孕育鼓鼛


——赵恺《梅兰芳》


“走,阿诚哥请你看戏!”明诚伸手去揉明台无精打采耷拉着的头,拉着他就往门外走,明镜坐在沙发上不放心地朝他喊:“明台啊,记着...

第一次画水粉感受:真特么难画
临摹的七老师
不好意思打tag